注册

海军炊事兵物语——讨厌的“银蝇”


来源:士兵的餐桌

null


军舰进入港口停泊,除了让乘员上岸休息外,补充各类军需品也是惯例,而其中粮食副食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毕竟舰上千把号人每天吃掉的食物数量惊人。如果军舰要执行远航任务,就需要储备更多的食物。军舰所需的给养通常由内陆运到港口的军需品仓库里,在进行补给时用驳船转运到军舰上。驳船停靠在舷侧,军舰会使用吊车将军需品吊到甲板上,更多的时候要靠水兵人力搬运。


null


■ 题图与本图都是佐世保军港的军需仓库向驳船搬运补给品的照片。


每次靠港时补充的食物种类很多,主要有大米、小麦、当季的新鲜蔬菜、肉类和水产品、腌菜、各种调味品、豆腐和油炸食品等等。有时停靠港口的当地官厅为了表示对海军的拥戴,还会主动送来特产美食。由于当时保鲜技术还不发达,所以蔬菜都有很强的季节性,新鲜的蔬菜、肉类和海鲜要马上送进冷库内保存。以前没有冷库时,会将整头活牛吊到舰上,饲养在专门的牛栏里,在航程中随时宰杀,保证鲜肉供应。腌菜的品种也很丰富,比如腌梅干、腌藠头、酸菜、泽庵咸萝卜、什锦八宝菜等等,调味品里以味噌和酱油的量最多。


null


■ 军舰进行补给时用吊网将补给品吊上甲板。


在进行补给作业的日子里,主计科要比平时更加忙碌,除了在厨房里留下当日炊事作业必需的人手外,其他所有人都要去搬运食品。这可是一项重体力活,此时“米担”特训的成果就显现出来,力气大、耐力好的人总能更快地完成工作。如果食品数量很大,有时其他科的水兵也会被分配来帮忙,主要是舰上人数最多的兵科,但是通常只是帮着搬运米麦等粮食,至于蔬菜等副食总是由主计科独自搬运存放,因为拜托其他科帮忙的话会发现数量总对不上,多少都会丢失一些,只有大米和小麦基本上会毫无损失地入库。

null


那些在搬运过程中消失的食物肯定被其他科的水兵顺手牵羊地偷走了,就算是我们自己搬运也难以避免偷盗行为,比如豆腐就常常不能完整地收入冷藏库,“小偷们”的动作迅如疾风,一眨眼的工夫原本方正的豆腐就会缺了一大块。即便是我们知道有人偷窃,因为双手抱满东西也无法制止。更有甚者,有人会偷拿生洋葱等蔬菜直接蘸着味噌吃,尤其在远洋航海时乘员们总是渴望吃到更多的新鲜蔬菜。我们对于食物被盗也感到很生气,但从另一方面想,东西减少一点,我们肩上的重量就会减轻一点,倒也不是坏事。虽然主计科的水兵平时工作繁重,但整天和食物打交道,对于食物的渴望不像其他科乘员那样强烈,因此在搬运食物走过通道时,看到从旁边不断伸出来的手深感惊讶,这帮家伙真是饿鬼投胎啊!

null


在海军内部,偷盗行为被称为“银蝇”,这一称谓的来源有多种说法,其中比较靠谱的一种是,蝇类虽然有很多种类,但银蝇总是最先抢到食物的一种。在军舰上,失窃最多的东西就是食物了,因此主计科就成为“银蝇”们最常光顾的对象。偷盗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动手,因为怕被发现而惹出麻烦,所以都会在暗中下手,嗖地一声拿起东西就跑掉了,并把赃物很快消化在肚子里,让你无迹可寻。不过,一般只要食物存入仓库和冷库,这种“银蝇”通常就没有机会了。另一种方式则是间接偷盗,不亲自动手,而是专挑软柿子捏,有事没事地找主计科下级兵的麻烦,用刁难、恐吓的手段迫使我们自行双手奉上食物,这才是最让我们头疼的“银蝇”。

那些平常和主计科扯不上关系的科,比如兵科,即使想使坏心眼也很难有机会,偶尔看到我们不小心把剩饭洒了一点儿在甲板上,那些兵科老兵就像抓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上来就是一顿耳光,早就被本科老兵们打到麻木的我们忍忍就过去了,一般不会轻易就范。相比之下,和主计科关系密切的机关科才是我们惹不起的主儿,尤其是水泵管理员是万万不能得罪的。很多人以为军舰在大海上航行,用水应该不会受到困扰吧,其实像“雾岛”号这样的大舰不可能像小船那样直接把桶丢到海里取水,都需要先把海水抽到水舱里,再通过水泵和管道输送到军舰各处,淡水的分配使用就更为严格了。主计科的厨房是舰上的用水大户,所以掌握配水大权的水泵管理员时刻都揪着我们的小辫子。


null


■ 手握饭团守在机械设备旁的机关科士兵。在舰上各科中主计科与机关科关系最密切,因此常被后者敲竹杠。


炊事作业最不能缺的就是水,虽然按照规定机关科要按时给我们开水泵供水,但是如果想早点儿供水,或者增加供水量,就要看水泵管理员的脸色了,开水泵的时间和水流大小是可以“灵活操作”的哦。要想保证用水安全,主计科就必须拿些食物去贿赂水泵管理员,这种事情被匿称为“情趣”。在主计科里,请求机关科供水被称作“取水”,我们新兵最初不明就里,被老兵指派取水时常常碰壁,我自己就遭遇过这种糗事。

那时,我按照老兵吩咐的做法,毕恭毕敬地向水泵管理员敬礼,并提出供水请求,但那个老兵见我是个新兵,并不答应,只是让我回去找本科的旧三来。在反复哀求无果后,我只好回到厨房向旧三复命,自然挨了耳光。旧三只能亲自出马,不一会儿工夫,厨房的龙头就哗哗地流出水来。我猜想旧三一定是用什么东西打通了关节,很可能是白糖之类的,但是怎样偷取白糖等食物行贿,我很长时间都没有搞明白。那天晚上,体罚如期而至,但并不是因为取水失败,大概老兵们也清楚这种事情是新兵们做不到的。

null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军舰上的教育指导,那就是“动手先于动嘴”,前辈教导后辈时无论怎样都要先打一顿,然后再进行口头教育,即便是笨蛋也能开窍,总之就是所谓的“严格教育”。在第一次取水失败被训斥到心生绝望后,我就开始留心有关“情趣”的事情。我回想起某日一个旧三的可疑举动,当时一名机关科老兵找到正在工作的那个旧三,对他耳语了几句,然后迅速递给他一个东西,旧三立刻偷偷藏起来。我确定那是一块形似袋子的布头,肯定是用来装白糖的“银蝇袋”。不过,问题是如何获取“情趣”之物呢?厨房是有白糖,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白糖装入袋子里是不可能的。虽然新兵在工作时会趁旁人不注意偷吃白糖,但绝对没有胆量用袋子偷装食物,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究竟旧三是如果搞到白糖去孝敬机关科老兵的呢?直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明白其中的奥妙。

null

下期预告: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得到了一个天赐良机,打开了通往“情趣”之路的大门,那一瞬间我觉得在海兵团所接受的“圣训”顿时失色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