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陆军马鹿的购物天堂:漫谈旧日本陆军的酒保


来源:士兵的餐桌

士兵的餐桌


null


酒保一词是旧日本帝国陆军译自法语“Kantine”和德语“Cantien”而来,据日本陆军自己的解释是指军队中,向下士官兵低价出售日用品及嗜好品的商店,其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三十年战争之时。明治维新后,日本向欧洲军事强国学习,开始了建军之路,同时也引入了“酒保”。对于陆军来说,酒保与建军同在一个时间点上。说起来,陆军酒保的历史比海军酒保更长。

关于酒保的设立目的以及运营,首先于1872年日本陆军建军之际,通过对法军步兵内务书的翻译确定,其次到了1888年,日本陆军编纂了全军通用的《军队内务书》之后又按此书重新确定。以下本文按照 1908年修改后的《内务书》来说明一下何谓“酒保”。

此1908年修改的《内务书》大量吸取了日俄战争的经验教训,之后,直至1943年改为《军队内务令》为止,虽然期间也有些小的改动,几十年来一直规范着士兵们的日常。在《内务书》的第31章有19条关于酒保的规定。

酒保的设立目的在于为“下士官以下出售品质良好且廉价的日用品及调剂生活所必要的香烟、饮食品等”,通常由军队自营,部分商品视情况委托承包商出售。此外还需配备报纸、娱乐用品等。




null


■ 步兵第9联队的酒保兼下士官集会所。有些联队的酒保与下士官集会所是分开的。相比海军的舰内酒保,陆军马鹿的要大得多。


酒保出售的商品需用现金购买,且规定饮食品“于酒保内食用”,这与海军完全不同,海军需用传票购买,且买了之后要拿回居住区食用。陆军的酒保一般设在联队营内,不像海军那般受舰艇大小的限制,酒保既是商店又是士兵们在兵营内唯一的娱乐室,配有餐桌椅供士兵们使用,买了饮料食物可当场享受。有些联队规模较大,规定下士官在酒保买了饮食品要在另设的与“将集”(将校集会所)相对应的“下士官集会所”食用,而士兵则在“酒保”食用。日本著名插画家上田毅八郎曾是陆军的一名船舶炮兵,他形容陆军酒保就像能容纳40~50人的“食堂”。




null


■ 陆军酒保内部。远景是厨房,店员在此准备各种料理。左侧有装了消毒水的木制洗手盆,旁边还有金属制的茶水机。场地很宽阔,的确像一个“食堂”。




null


■ 这个酒保很有意思,士兵来买东西,报告要买的物品后,把钱投入右侧的钱箱里。


酒保出售的商品因取材方便,自然比海军酒保的丰富,除了日用品之外,还有许多海军舰内酒保不敢想的新鲜食物,如乌冬面、荞麦面、关东煮、豆沙年糕汤、新鲜红豆包、仙贝等,当然了,避孕套、香烟、波子汽水、啤酒、日本酒等也是必不可少的。说到饮食品,酒保委员还有一个职责,就是定期检查酒保出售的饮料和食品,他们一样样的试吃,为了预防食物中毒,还把各种试吃的食品样本24小时保管在酒保内名为“检查食格纳箱”的收纳箱中。




null


■ 陆军酒保提供海军舰内酒保难以买到的乌冬面(上)和关东煮(下)。


酒保营业时间分平时和节假日,前者从午餐结束后到晚点名为止;后者从早餐后开始。不过,酒类出售仅限节假日(各联队规定不一样)以及演习日。

与海军一样,陆军酒保的运营也是由酒保委员(各联队设酒委员,非联队编队的话,则由与之相当的大队)负责。酒保委员以少佐或大尉为首,再加上一名尉官、一名主计士官、副委员的准士官与下士官(酒保班长)、数名上等兵(酒保班助手)构成。执行实际业务的是酒保班长以下、在酒保轮值的数名老兵。在海军提到担任“酒保长”,那些平时令人生惧的老兵都不禁面露难色,可是在陆军酒保值勤,却是一份美差,不仅工作轻松,而且还经常收到往来商人的送礼,每个轮到在酒保值勤的老兵都眉开眼笑的。




null


■ 步兵第56联队在举行军旗祭之际,酒保也向民众开放,店里挂了提升气氛的彩旗。




null


■ 步兵第31联队的酒保,柜台上有一台留声机,想必是其中的娱乐设施之一。


在酒保里当店员都是老兵,那些来买东西的下级兵需敬礼,而且必须高声报告要购买的物品,其他商口还好说,唯独涉及私人隐私的避孕套就有点尴尬了。这一点陆军头头们也考虑到了,给各联队配备了避孕套自动售货机。虽说酒保为所有下士官兵开放,但新兵蛋子一般不能到酒保放松休息,要是去的次数多了,一句“连个兵都没当好就想着享受了!”让你吃到不是点心而是耳光了。




null


■ 描绘陆军酒保的明信片。这里是士兵最放松的地方,画面也展现了酒保内其乐融融的场景。


让士兵们在意的还有价格。不管是海军酒保还是陆军酒保,其出售的商品价格均比市价便宜,例如1937年初,陆军酒保的3个红豆包只需5分钱(市价的话,1个5分钱)。不过,酒保商品的具体价格随时代、地点不同而有所变动,两者难以进行具体的比较。以1937年的市价为例,红豆包(1个)5分,避孕套(1打)30分、牙膏(36克)18分、啤酒(大瓶1瓶)37分等。在侵华战争爆发以后,日本开始管控物资供应,而且酒类等的税收继续上涨,1937年只用37分买到的啤酒,到了1941年需要57分(而且还得用票)才能买到,可见战时下的物价也有很大的变动。下表列出了1936~1940年陆海军酒保价格的比较,两者的价格也不尽相同。



null


 侵华战争爆发后,联队出征各地,酒保也跟着到战场,名字改为“野战酒保”。陆军从平时切换到战时状态后,娱乐设施也跟着前往战场。视守备任务需要长期驻扎在某地时,酒保就开设在联队总部所在地。如果补给跟得上的话,日用品方面不成问题,问题是嗜好品之类的商品。战时与平时的酒保勤务大不相同,不再是轻松的美差,如果是尽责的酒保委员,在物资奇缺的年代,也会尽最大努力为士兵们送去故乡的味道。

1943年,随着《内务书》的修改,陆军的酒保改称“物品贩卖所”。那时,酒保和海军一样,物资已显著不足,在南方的战场别说开设野战酒保,连补给都成了困难。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